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展会资讯

我心一问

2019-04-17 15:38:57
过年了,人过中年,年前综合症日益加重。这些日子,自己总跟自己过不去,总郁郁寡欢。失眠多梦似乎成了我的“新常态”。    夫人说:“我们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你就高兴点吧!别老唬着脸!这样很容易老!”“老妈在老家身体也好,你老婆你儿子都听你的话,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只定定的忧郁。也许从小就害怕过年,不喜欢过年,更不喜欢回老家过年,这几年年年回老家过年。为那几张火车票,我紧张兮兮,抢票总抢不过人家,没票时,站票也回了。车旅劳顿自不用说,回到老家,似乎感觉亲情淡远,索然寡味,回到老家我就想跑。    昨天,姐打电话问我:“今年还回家过年吗?”。我说:“今年不回了,没抢到票,明年再回吧”。我不敢对姐说: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老家,我回去就想跑。我喜欢在韶关过年的味道。不用车旅劳苦,一家三口,安静祥和,那幸福不言而喻。    不开心有时真的没来由,有时是自己身不由己的无奈。我不是有钱有车一簇,我居家小日子,全赖夫人精打细算,年年回家,都得提前做准备。一个老娘在家,不回家过年,其实是大不孝。这也许是我卡忐心结之所在。可是回到老家,又怎样,亲房亲戚,那么多,一回去,埋怨教训我的又那么多。乡下规矩多,我有时不得不谨言慎为,生怕自己说出什么话,又惹上什么不是。我对人情世故又不懂,有时难免,如他们意,自然就落下埋怨多。今年不回家过年,明年回家过年,肯定又得给他们说道了!有时,我问自己,我真的不孝,我真的错了。父亲临走前,对我说:“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我依本份,轻贱人间,扪心自问,我不算什么好人,也不算什么坏人。也许之乎者也,寓教太深,我即使要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前天,打电话给母亲,母亲说:“我身体很好,没有抢到票,今年你们就在外面,好好过个春节吧!”“小孩读大学得花好多钱,回一趟老家不容易!”。母亲叫我们不要管她,她说她很好,她叫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她知道我们没有多少薪水,在外挣钱的不容易。    钱,也许就是我心结所在,年前综合症,也许就是钱在作祟。郁郁寡欢,因为钱。有时我想要是中了个大奖就好了,就不用为生计发愁,自己能有部车,就不用为那张火车票而发愁。有人说乡愁,我心一问,乡愁是什么,乡愁是回家过年,一张窄窄的火车票,车旅劳苦,清喜忐忑的情绪!    大寒,应该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今年冬天不冷,可是公司的生意,日况愈下。昨天见到曾经的工友,佛道上的朋友,彦儿。我曾为她不得不离开公司而忿忿不平。她说这是她自己不好,是她劫数如此,是她自己内心有恶。心法自然,佛法自然,扪心自问:我又何尝不是内心存恶。我郁郁寡欢,我欲望太多,我脾气火爆,也就是内心有恶。《六祖禅经》: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六祖说“明心是佛”。    一个人的心性,菩提善念,相由心生。上个星期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翻过一座山头,到了一个仙境,佛祖对我说:“你来了”,梦里好像佛祖对我说,说我跟佛有缘。醒来后,清晰地记得,当时梦里,我是如何的虔诚礼佛。可是我心一问,我真的跟佛有缘吗?我真的能舍弃当下,脱离红尘。我信佛,我相信:善恶、因果。我游离徘徊于佛法大门之外。佛祖似乎离我很近,似乎又离我很远。我舍弃不了,眼前的一切,我放不下心念,放不下亲情。我信佛,没有学佛。佛法无边,我平时也不烧香礼佛,临时抱佛脚,偶尔进香礼佛,也只是想图个心安,晚上睡觉能踏实。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那年,李叔同成了弘一法师。现在是上午,我上班无聊在顽手机,我心一问,问自己。我自落红尘,难免有时高兴,有时愁。而晚风拂柳,那是才华横溢的李叔同,天之涯,地之角,一杯浊酒醉梦寒。我是做不到跟弘一法师一样,看破红尘,三十七岁就出家,我没有弘一法师的佛缘,他真正地做到了,与佛有缘。我没有李叔同的才睿,我浑浑懵懵,度过了四十六个年头,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无甚德喜,也无甚恶行,我仅仅一凡夫俗子也,平凡简单一路地走来。弘一法师说:做和尚要有做和尚的样子。可是我得过且过,混日子,无所为,又无所不为,不为于琐碎怀旧,碎碎心念当中。    心问,扪心自问,郁郁的自己,失败的自己。相由心生,其实我不过是自寻烦恼!知足者常乐,随遇而安,给自己找个清喜的理由。这是早几天前,我安慰网友的一段话,开导别人似乎可以。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开导自己似乎很难,年前综合症,郁郁,胡思乱想,心问,心问,又能释怀吗?好像记得有本书上说,有人问佛祖,什么是佛,佛祖说:嘶风木马。当时我不明白,嘶风木马是什么意思?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我得给自己找个清喜的理由,迎接2015年,羊年的到来!一如梦中,佛祖对我说,说我跟佛有缘!就当我与佛有缘吧!2015年1月23日心问!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我心一问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0)0%待提高(0)0% ------分隔线----------------------------上一篇:焚烧,燃烧的岁月 下一篇:奶奶和井收藏挑错推荐打印 相关文章导读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心里所珍藏的你的故事爱妻的过年新衣岭南师范学院“同心燃梦”社会实践队——我心向阳三十感悟过年的味道打火过年的那些日子过年写给母亲的一封家书理发过年与过年理发30年前,那次不寻常的拜年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优美散文 左手老石

老石是这座城市的名人,更是这座城市里一张很响亮、很耀眼的名片。 老石只有一个左手...

袁袤翔:母亲的面容翻版在我今晨的脸上

夜半醒来,再也未能成眠。早晨起床,感觉眼疼。打开手机自拍,想看看眼睛有没有异样。...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想你,父亲

想你,父亲骊山蜗牛 每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小时候在阳春三月父亲扶犁架牛农垦时我躺在刚...

黄昏来客

暑假的黄昏,我和妻去老家村旁的小河边散步,忽见几个可爱的娃娃在放牛,他们悠闲地骑...

深爱是种能力,相守需要定力!

栊头明月,相思深埋桂冢,槛外秋风,长烟轻拂衣袂。南丘回雁,黄花瘦来清影去,北阙奏...

热点散文 红袖添香搅乱你那池春水读书的境界亲爱的,你还好吗?霞牵挂惊蛰大城市里的乡村爱情“疯狂”老师来我校老师也有“追星族”本版

东莞市工作服订制

东莞市劳保服设计

东莞市厂服

东莞地区厂服设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