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动态

大学生求爱不成杀死同学父母不堪压力乞讨为

2018-05-18 00:03:40

大学生求爱不成杀死同学 父母不堪压力乞讨为生

一桩血案改变两个家庭

本报 杨立

追求女同学遭拒,持刀杀人,蓝田县一大学生鲁莽行事酿恶果。其家也被不明身份的人砸毁,其父母远逃青海,四处流浪,乞讨为生。被害人黄某的母亲眼看着女儿被刺,未能挡住凶手罪恶的刀锋。

女儿被害后,她悲痛欲绝,整天以泪洗面,卧病在床不思茶饭。为抢救女儿黄家已是负债累累,难以维持生计。而这一切的后果,缘于犯铜酸洗
罪嫌疑人李伟刚的偏执和疯狂,他不但毁了自己,也毁了两个家庭。

儿子行凶 连累家人

2007年7月28日,蓝田县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当日上午9时许,家住蓝田县田坡村三组、在汉中某大学上学的大三学生李伟刚,向在高中补习班认识的女同学小黄求爱。遭到拒绝后,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黄母的面,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向小黄连捅三刀,黄母阻挡时被砂石绊倒。刀子刺入小黄的胸腹腔致其左肺、肝左叶、隔肌、胃等器官组织破裂,送医院抢救,因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事发当日,凶手李伟刚就被蓝田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

在小黄住院抢救期间,犯罪嫌疑人李伟刚的父亲李启芳通过黄家的亲属支付了8500元医药费,但得知小黄的死讯后,便失去了踪迹。死者家属和办案民警多次与其联系,均以失败告终。小黄的家人和亲属悲愤之下,到疑犯家中以贴侮辱性的白对联、砸玻璃等方式,发泄愤怒。据田坡村三组村民反映,在这之后小黄的亲属还到村上闹过一次。此后,黄的家人从未停止对离家的李伟刚父母的寻找。

去年12月21日下午5时,大门紧锁人去房空的李伟刚家,突然遭到一群不明身份人的袭击。据目击者说,当日五六个人开着一辆标有“某某影视策划室”字样的白色小面包车,手持砍刀、斧头、铁棍等物,将李家的铁门砸开,把音响电器、沙发、桌子、柜子、水瓮、窗子、碗盆等物全部毁坏,连李家门前的柿子树都没幸免,被人用刀斧拦腰砍断。村民见状及时报警,辖区安村派出所出警后,没有抓到肇事者。第二天,办案民警在村干部和李家亲属的见证下,进行现场勘察并将此事上报县公安局。如今十几天过去了,警方没有任何答复,李家的亲属和田坡村村民认为儿子犯法,罪有应得,但不应株连家人。

今年1月7日接到情况反映后,赶到李家被毁现场,还未进门便看到门前两棵柿子树被人砍断,裸露出木茬。房门外的灶房窗户已被砸烂、灶台被毁坏,砖头、泥块撒了一地。进门后,看到的是一地的碎瓷片、蜂窝煤,柜子、音响、沙发等物都被毁坏了,整个房子一片狼藉。田坡村党支部书记王扣虎和目击者向讲述了事发的前后经过,他们以生产生活没有安全感为由,希望警方尽快破案,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俗话说“冤有头债由主”,到底是谁和李家有这么大的仇恨?又是什么人置法律于不顾,私闯民宅,毁人财物?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李家人回避令人不解

“闹事那天吓人的很,几个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到李家门前,下来后提着刀、斧头,拿着铁棍,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东西就砸,谁也不敢拦。”李家的邻居、68岁的于老太太是目击者之一,说起当日的情景,至今心有余悸。

李启芳的哥哥李年芳住在田坡村土塬上,听到采访的消息后,很快赶到事发现场。据他说,到他弟弟家闹事的人,很有可能是死者小黄的亲戚和家人,他们所开的车辆上有“某某影视策划室”的标志,这车是小黄姨夫的专用车。此话,与村支书王扣虎所说基本吻合。王扣化妆品厂家
虎说,李家娃娃娃把人杀了,犯了国法,杀人偿命,但不能株连其家人,死者亲属的悲痛心情我们理解,第一次第二次到李家发火闹事,我们理解,可不能太过分了。要解决问题应走合法途径,不应采取违法行为,这样做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破坏了当地的安定和谐,造成镀锡加工
了极坏的影响。

1月7日下午,来到安村派出所了解情况,片警张警官说,12月21日下午5点多,接到县“110”指派,所里立即派两名民警出警。由于赶到现场时,肇事者已逃离了现场,而传讯当事人必须由受害者提供报案材料,根据此确定是治安案件、刑事案件还是行政案件,可与受害人李启芳一直联系不上。第二天,民警走访了群众掌握了一些线索,勘察了现场,但没有立案。

当场接通李启芳的,他告诉说,他人现在青海暂时无法回家,他想通过报警,但按规定警方没有接受他的请求。警方希望留下他的联系方法,李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不愿配合,事情出现了僵局。而在李写给的信中,他说:“因为在处理儿子杀人事件的过程中,小黄的姨父张某多次向我要钱,并采取恐吓的手段,逼我拿钱。所以我不敢回家,家现在被砸了,我无处可去,只能远逃他乡,四处为家”。那么,情况是否像李启芳所说的那样悲惨,他为什么不敢回家面对现实呢?真的像他说的无法生存,还是另有缘由?

被害人父母痛苦不堪

为受害人一方考虑,本不愿揭开那伤疤,但无法回避的是那一个个解不开的疑团。当走进小黄的家中,看得到的是小黄父亲苍白的脸色,有气无力的表情,像一个大病未愈的病人。从里屋传出黄母痛苦的呻吟,断断续续,时隐时现,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压抑。

小黄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每月收入1000元左右,其母1997年下岗失业。他们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小黄是长女,2005年考上师范学院。小黄的弟弟上高三,今年参加高考。为了供养两个孩子上学,黄家已欠1万多元债务,小黄被刺抢救期间,所花各种费用2万多元。小黄去世后,其母承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卧床不起,花了近万元的费用,病情仍不见好转,使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小黄的父亲说:“李伟刚给我们家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更可气的是李的父亲李启芳,自我女儿被刺后,他仅仅支付了8500元医药费,之后便失去了联系。不要说到我们家中安慰了,连3500元的安葬费都不愿出。在这种情况下,我本人和亲属去李家闹了一次。”问黄父,去年12月21日李家被砸毁他是否知情,黄父说他不知道,也没有参与。同样,小黄的姨夫陈某对李家的指证也持否定态度。

一个孩子毁了两个家庭

从受害人小黄家出来,心情非常沉重,在小黄遗留的日记中,看到小黄对李伟刚的反感和厌恶。在小黄的心目中,她与曾和她坐前后桌的李伟刚的关系,只是同学间的友谊。当时在高中补习班担任班干部的小黄和李坐前后桌,所以比其他同学多一些交往。性格内向与同学很少来往的李伟刚误将友情当成爱情,求爱不成,痛下毒手,终酿悲剧。

在田坡村采访时,村里人对李伟刚的评价是少言寡语,很少和人往来,李的父亲33岁时得了这个宝贝儿子,视如掌上明珠。李伟刚考上大学,是李氏家族惟一的大学生,尽管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仍是李氏家族的荣耀,可如今走到这一步真是始料不及。

23岁的小黄为人善良品学兼优,多年在班上担任班干部。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她从上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利用周末假期做家教。就在事发那天,她帮助一位女同学看水果摊,李伟刚邀请她到他家中坐坐,遭到黄的拒绝,被李捅了三刀,抢救无效死亡。2007年12月22日,在太平间停放了4个月之久的小黄,在家人悲痛的哭声中,被火化安葬。12月23日晚上10点,小黄的突然响起:“妈妈生日快乐!”下边是一个红色的心。原来是小黄以前为妈妈准备的生日祝福。看完短信,在场的人无不伤心落泪,黄母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1月8日,就在截稿之前,李伟刚的父亲李启芳打说,他现在和妻子在青海以乞讨为生,儿子犯法使他失去了依靠,也无钱偿还铜排销售
黄家的债务。他之所以选择逃避是担心“人身安全无法保证”。而黄家的亲属则希望社会有识之士,能帮助黄家走出痛苦,摆脱贫困

大学生求爱不成杀死同学父母不堪压力乞讨为

,使这个不幸的家庭,走出悲痛的阴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